清代广州毛皮市场上演英美俄三国演义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8-21

  1779年,两艘满载毛皮的英国帆船“决心号”和“发现号”驶入了黄埔港。这两艘从英格兰出发到达美洲西北岸又远航而来的船,之前在海上漂流了3年时间。但当每一张“海龙皮”(即海獭皮)都以120元的高价卖出后,面对赚得盆满钵满的钱柜,船上的人还是得到了心灵的安慰。

  清代“北皮南运”的往事,是世界贸易史上耐人寻味的篇章。英、美、俄等国围绕广州展开了扣人心弦的博弈。

  “决心号”和“发现号”的此次航行,主要目的是寻找传说中的西北航道。这支船队的率领者,是著名的航海家詹姆士·库克(库克船长)。虽然对西北航道的探索并未成功,但此次航行却使人们第一次将夏威夷群岛标注在了航海图上。

  而航行的一个副产品,应当是船队在努特卡湾(位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岛西海岸)沿岸的印第安土著手里,以低廉的价格买到了许多海獭皮,而最终在广州获得的高额回报,无疑向他们展示了这项贸易的广阔前景。

  清廷对生金银出口的管控非常严格,为避免对外贸易中的逆差造成纹银流失, 对外贸易实行严格的以货易货,只允许外商以洋钱填补差额,不允许本国商人输出纹银。同时,大多数情况下欧美商人没有足够多的货品换取中国的丝绸和茶叶等商品,不得不以白银支付。墨西哥的“花边”“番面”等洋钱,大量流入广州。不仅形成“银钱堆满十三行”的局面,而且从粤北到粤东,洋钱流通各州府:“南、韶、连、肇多用番面,潮、雷、嘉、一首好听DJ舞曲《爱情未知数》听到心醉!,琼多用花边。”为了填补逆差,欧美商人们只得寻找更多的能替代白银的代用品,而毛皮正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种。

  1787年,英船“乔治国王号”(320吨) 和“查理女王号”(200吨),分别由船长波洛克和迪克逊率领,携带毛皮2500张来广州发售,得款5万元。同年,英国船长伯克利又率领载重400吨的“帝国之鹰号”,到中国澳门发售北美毛皮700张,得款80000元。著名海交史学者蔡鸿生认为,从货源和销路看,可以说1787年(乾隆五十二年) 标志着广州毛皮市场正式形成。

  自雍正年间中俄签订《恰克图界约》之后,以“买卖城”著称的恰克图互市,逐步发展成“彼以皮来,我以茶往”的商业重镇。恰克图的大规模毛皮贸易发生在雍正年间,比广州毛皮市场的兴起早了半个世纪。从十八世纪八十年代到十九世纪三十年代,两地同时向国内市场供应大批毛皮,形成了南北竞争的态势。

  广州毛皮市场的大发展,还造成了有趣的现象:因为天气炎热,过去这里的人对皮货素无兴趣。但随着货物充溢和时风熏染,使用皮货居然成了时尚。不过广州人采取的方式也很变通,一般是在冬天较冷的日子里,在单衣外面挂上一些皮毛。在当时人眼中,想来这也是一景。

  清代广州是综合性的海外贸易大港,与恰克图相比,毛皮在这里的进口商品结构中所占比例并不高,但是总量可观。更重要的是,它在当时的对外贸易中,扮演了其他货物所未曾扮演过的角色。

  在库克船长的第三次远航队伍中,有一位美国康涅迭戈州人雷雅德。他是当时有记载的、仅有的两位曾经到过中国的美国人之一。在广州的交易市场上,他亲眼看到在美洲西北海岸以六便士买的一张毛皮居然可以卖到100美元以上,又亲眼看到中国的茶叶、生丝出口给商人们带来的巨大回报。

  1782年,雷雅德回到美国,以自己的所见所闻在各地游说,强烈鼓吹美国人从事“西北海岸”与广州间的贸易活动,用海獭皮去换茶叶和丝。他的游说在富有冒险精神的商人群体中唤起了共鸣,第一艘开往中国的美国船“中国皇后号”登场了。

  “中国皇后号”的投资者有4人,最主要的人物是费城富商罗伯特·莫里斯。这是一艘木制帆船,整个投资总共12万美元,全船一行43人。船长约翰·格林海军出身,独立战争时期曾任海军上尉。当年2月22日,也就是华盛顿生日这天,它从纽约启航,渡过大西洋,3月下旬经停佛得角群岛修船补给,而后绕过好望角,跨过印度洋,于当年7月22日在爪哇岛与法国商船“海神号”相遇,结伴进入太平洋和南中国海,前往广州,8月22日到达珠江口的海面,在澳门领取了一张盖有清廷官印的通行证后,8月28日,“中国皇后号”终于抵达广州黄埔古港码头。整个航程约21000公里,一路抢风赶流,仅耗时188天。

  “中国皇后号”的货舱中,有2600件皮货。和其他的货品一样,它们都通过广州的行商顺利地销售出去,变成了红茶、绿茶、棉布、瓷器、铁板神算玄机在拍卖现场,,丝织品和肉桂。这趟航程获纯利润3.0727万美元,约为投资额的25%。虽然回报并不算特别高,但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成功首航,打开了太平洋两岸“最古老的与最年轻的”两个国家的通途。

  早期美国人无法供应给中国足够多的货品以填补逆差,毛皮的地位便特别重要。1787年,波士顿商人派遣“哥伦比亚号”(212吨) 和“华盛顿夫人号”(90吨)同赴西北海岸换取毛皮。1789年,全部皮货由“哥伦比亚号”运来广州销售。次年,它又满载中国货返美,成为环球航行的第一艘美国船。1792年,波士顿商船“马加列特号”经夏威夷到广州,所带的大约1200张海獭皮也全部顺利成交。

  蔡鸿生指出,美商大力发展广州毛皮贸易,是因为一次航程包含着“三次赚钱的机会”:从美国运出小刀、毡子等廉价物品,到西北海岸换取印第安人的贵重毛皮,然后驶向广州出售皮货,购入茶叶, 返航后, 茶叶又以高价在美国或欧洲市场上出售。利上加利,这就是所谓“毛皮热”的秘密。

  十八世纪末至十九世纪初,欧洲正经历着法国革命和拿破仑战争,美国则处于相对和平的年代,美国西北海岸的航运业突飞猛进。在1795年前的十年间,在这一海域收集毛皮的英国船数量还是美国船的约3倍;但从1795年开始,美国船数量就大幅超过了英国,并在接下来的20年中,保持了压倒性的优势。同时,美国于十八世纪末在加利福尼亚沿岸及南美洲西班牙领地发现新的毛皮资源, 大举组织猎取海豹的航行。有学者统计,十九世纪初至三十年代,美国输入广州的全部皮货,总值为1500万至2000万美元。

  俄国于十六世纪征服盛产毛皮的西伯利亚, 随后又向堪察加、白令海和阿留申群岛扩张,把“毛皮王国”阿拉斯加纳入自己势力范围之内,成为近代最大的毛皮输出国和对华毛皮贸易的先驱。康熙末年, 俄国毛皮充斥北京。恰克图互市开张后,入华毛皮激增,约占俄国出口商品总值的百分之七八十,可称“外贸生命线”。所以俄国人对北美皮货资源的开发格外敏感,对广州市场在这一领域中的独特地位也非常重视。当时英美商船由美洲西北岸前往广州,全程往返只需5个月,而俄国需先把毛皮从俄属美洲经海路运往鄂霍茨克,然后再从陆路运往恰克图,有时耗时两年多,且每年都有不少船只失事。故俄国在北方的对华毛皮贸易难同英美在广州所进行的毛皮贸易竞争。为此,他们不惜做出了有违贸易规定的冒险。

  1805年12月8日,广州口岸出现了两艘不明国籍的外船。这就是俄国精心策划、在环球旅行中从海上来华的“希望号”和“涅瓦号”。这是第一次出现在中国沿海的俄国船只,它们突破了中俄交往一直在北方进行的历史纪录。

  船队指挥官克鲁森什坦恩通过相识的英商帮助他们找到了西成行黎彦裕作“保商”,并经十三行总商潘启官从中协调。经过一系列斡旋,终于将船上的皮货售出,并购置了茶叶、瓷器、丝绸、南京棉布等。在新任两广总督吴熊光的允许下,俄船起航归国。自1685年粤海设关以来,从未有过俄国船来过广州,所以“希望号”和“涅瓦号”来广州,就成为违反旧制的严重事件,嘉庆皇帝亲自过问,吴熊光等后来都被查处。

  虽然首航遇挫,但沙俄通过广州进行贸易的试探却并未停止,只是变成了“托外国船只带货到广贸易”。1812年,俄美公司与美洲毛皮公司(纽约富商阿斯托创建) 在彼得堡签订贸易协定,规定后者每次来粤船只均有义务携带俄国皮货,由其代理人在广州抛售并代购回程商品。凭借着皮货,沙俄与清代广州口岸,仍然保持了微妙的、实际上的贸易关系。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